欢迎约稿/有意者私信联系

无意冒犯 可是 对不起

在门口等候多时的松子,终于等来了她的男友。带着从未改变的笑容,和不能拒绝的温柔,说:你回来了。

接着被男友一拳打倒在雪地里。

男友痛苦的逃跑,直到听不见他的哀嚎,她依然没有站起来。

一句永远没有答复的问句:为什么?

这不是松子最后一次失望。在她的一生中有太多她不愿记起却无法忘掉的绝望。最后一次,她望着空空如也的信箱,大喊:为什么?

在别人看来,那样的期望,那样的结局,未免太荒唐。心酸的是在她蹒跚的步伐里和她婆娑的目光里,没有人看懂她的一生。

没错,路人皆是无意冒犯。

可是,对不起,还是对不起。

因为从头到尾,你那样渴望的从未得到,本该得到的也未拥有。

上天让你一次次绝望却不让你轻易死掉。

松子始终不是轻易失望的人。无论是小时候给父亲做鬼脸,给男人脱衣服,只要她能做的,她都愿意以此来讨好他们,希望因此他们也能给自己一点安慰,一些陪伴。

一个人的一生,如何被浓缩成120分钟的影片呢?这当然是很难的。可是松子的一生纵然波折却何其短暂,死过多少次,又活了多少次,直到最后心也没有真正死去。 她被厌恶的一生,仅仅是在希冀那些她努力爱着的男人,也爱她。

松子的父亲有三个孩子,松子是最大的。

妹妹从小身体不好,终日卧床。

小时候,父亲每次下班回家,若是手上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,那绝不是给松子的。

每一天,天真的松子失望的接过父亲的公文包,眼看着那个漂亮的礼物被父亲拿进了妹妹的房间,她只能坐在门外,给自己唱歌。

只有一次,在松子记忆中唯一的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父亲带着松子去市里的医院看望妹妹,随后带松子去了餐厅,让松子第一次吃到了美味的薄饼,但更重要的是,那是她和父亲第一次,只有两个人的吃饭。

父亲又带松子去了游乐园,让她看到了小丑们的表演,当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,只有父亲因妹妹的病而终日抑郁的脸仍然一片阴沉。可爱的松子对着父亲做了小丑嘟嘴的表情,父亲一下就笑了出来。

那是在松子记忆里,父亲第一次的笑容。

松子从小便有了这既定的思维,若是做那个可笑的表情,父亲总会笑的。所以无论什么时候,松子只要想到要逗父亲开心,便去做那可笑的表情。

可是父亲的笑,真的就这样难得吗,作为女儿的松子只能这样得到父亲片刻的关心吗?

这个可笑的表情背后是松子儿时的失落和渴望啊。 直到后来成年了的松子,在紧张的时候也会无意做出那个鬼脸。 做出一个小丑的鬼脸,无论多么想讨人欢心,也最终会被人唾弃吧。

即使,松子一直都依照着父亲的要求选择自己的生活,成为一名老师,也始终没能得到父亲的欢心。 穿着和服,父亲举着相机,阴郁的说,妹妹怕是没法穿这和服了。松子没有多想的,就做了那个做了多年的表情。

却终于换来父亲说:不要开玩笑了。

事实上,说到开玩笑,被人厌恶的松子,这一生,没有谁比她更认真了。

如果说,她的一生,是被无数的男人的伤害所组成,那么,最开始那个伤害她的男人,一定是她的父亲了。

松子终于离家出走,可她的惩罚却太重了,再回来的时候,父亲和妹妹都去世了。

看过父亲日记,松子终于知道了父亲其实是关心自己的。而这些都太迟了。

对于无时无刻不渴望着爱的松子而言,这迟来的日记,究竟算什么?只有松子一个人抱着日记流眼泪,最终又有谁真的坐在她的身边了呢?

太迟了。

或许每个经过松子人生的男人,虽然伤害了她,但也或多或少也喜欢着她。

可是这些喜欢,意味着什么呢? 面对松子的爱,他们尤其显得无脸面对。

而松子越是渴望,就越是付出更多,她身边的男人也越是一边拥有她,又一边指责她,最终抛弃她。

和松子同居的作家,写下了“生而为人,对不起”的话,便去自杀,死在了松子面前。

就像是在对松子说,对不起,即使你这样爱我,可你还是什么都没得到。

他们的爱情多像是对松子的嘲笑。

直到松子最后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,对生活彻底失去方向的时候,在墙上不断写下的,也是那句话: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……

我想,生而为人,松子并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唯一亏欠的只有自己吧。

松子说,小的时候人人都觉得自己未来是发亮发光的,结果长大以后才发现原来没有一件事是如愿以偿了。

正如松子小时候在游乐园看到的华丽的公主和搞笑的小丑,他们仅仅活在小时候的梦里,他们越是耀眼越是不真实,可越是不真实却越具有吸引力。 松子的梦很不切实际吗?

她渴望着爱和温暖,就像是冬夜里抱着火柴的小女孩,她一遍遍的向路人询问哀求希望他们买下火柴,脱光了衣服站在人群中,用最纯洁无私的目光注视着他们,可是却招来了唾弃和鄙夷。

买下吧,哪怕一根也好。

可悲松子将对男人的要求降的越来越低,即使龙洋一一次次的殴打,倒在地上的松子,也还是会笑着说:总比一个人寂寞的好。

一个将全部希望寄托于别人的人纵然可悲,可是她的付出却让人心酸。

全心全意付出的松子就像上帝一样,可是却没有这般结局的上帝。

她当然不是上帝。

她拥有的,仅仅是无聊的一生。

为什么?松子问过很多次。

为什么,世界总要伤害我?

可是,世界并不认识你啊,它是无意的。

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深海X星球_ | Powered by LOFTER